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斯人如水的博客

敲起键盘,追忆那远去的感动;挥动翰墨,涂抹这瞬显的心画。

 
 
 

日志

 
 
关于我

名战书,字衍逸,斋名遇庵,号如水,遇庵主人。自撰句以注释:“心境如水淡,生事随遇安” 。“生事”者,世事、人事也。唐綦毋潜《春泛若耶溪》云“生事且弥漫,愿为持竿叟”。因了上网,在“如水”前加上“斯人”二字,就是大家看到的“斯人如水”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咳,“狗科长”我不恨你(随笔)  

2013-04-17 15:09:44|  分类: 浴血南疆的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咳,“狗科长”我不恨你

如水

 

“狗科长”?谁是狗科长?

狗科长是战友们对他转业后职务的戏谑叫法。因为他从部队转业到某公安局警犬管理基地当科长。这一说,你想起来了吧,就是老山作战时咱们师政治部保卫科的张科长。

我恨“狗科长”干嘛,要不是亚青提起的一件事,我连该老兄人模狗样都想不起来了。

前年夏天,与灵学、亚青等老山轮战老兵重返老山。一路上的话题自然全是老山作战内容。当亚青说起他的老山作战工作笔记里还有一段关于我丢失作战绝密资料的记录时,我才依稀想起这位“狗科长”来。

事情发生在1984年7月28日。那天,赴滇作战的一师后勤梯队正从云南师宗县向丘北县摩托化开进。

为了保障部队开进顺利,文山地区沿途各县抽调领导干部组成支前委员会,专门负责为过境部队提供食宿和开进引导带路工作。当日,师宗县支前委员会派一名人大副主任为师后勤梯队带路,我便与这名副主任同乘支前委员会的吉普车走在师后勤梯队的最前面。

盛夏的滇南,闷热的天气让全副武装的军人浑身冒汗。我坐在汽车里,双肩交叉地挎着水壶、挎包、手枪、望远镜、文件包等物品,这些物品的背带十字八道地勒在前胸后背上,随着汽车的颠簸,与因汗湿而紧贴在身上的军衣摩擦着,让人感觉十分难受。

文件包是牛皮做的,又厚、又硬、又宽大,加上包里的文件资料,分量也不轻。文件包的宽大,使得文件包背带没法扎在外腰带里,这倒为随时取下文件包提供了方便。我为了减少背带对肩膀的摩擦,坐在车上时,就把文件包从肩上取下来放在身侧。正是这个贪图舒适的小动作引发了接下来的大问题。

我们的梯队开进到师宗与丘北县交界处时,丘北县支前委员会领导的一台北京吉普车早早就等在路边了。我随师宗县的领导一同下车,与丘北支前委领导接上头后,便转乘丘北县领导的吉普车出发,继续走在师后勤梯队的最前面带路。师宗支前委领导的车则掉头回师宗,他们还要为后面的炮兵梯队带路。

坐在吉普车上,与丘北支前委领导寒暄过后,突然发现我的文件包没有随身携带,被遗忘在师宗支前委领导的车上了。

文件包里的资料几乎全是绝密:包括后勤梯队铁路开进方案,向师宗、丘北、砚山地区摩托化开进命令,向文山地区开进通信保障方案,师后勤参战实力,军用地图,工作笔记本,一军赴滇作战各部新旧番号代号(新番号代号是供战区掩护用临时番号、代号)以及有关当面敌军部队情报资料等。

情况很严重,麻烦大了,我的脑袋也大了!

为了不影响部队开进,立即通过师后勤梯队电台向师首长报告。师长郭培巩电令,让随后跟进的师炮团梯队领导从师宗县支前委员会领导处取走文件包,到达砚山集结后直接转交我本人。

师长的电令是如何下达给炮团领导的,我不得而知。但是,我所等到的不是炮团领导转交给我的文件包,而是接到师政治部保卫科的通知,要求我“交待”文件包为何丢失在某招待所的事情经过。这时,我才知道,炮团领导接到师宗县支前委转交的文件包之后,以特有的政治敏感性,把文件包直接上交师政治部保卫科,并报告说文件包是在某招待所捡到的。

文件包是如何跑到招待所里的,我已经有口难辩。反正文件包没有被我随身携带,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所以,在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除了为临战训练忙碌外,就是不断接到保卫科要求后勤部给我处分以及后勤部领导极力为我开脱的“拉锯战”消息。

政治部保卫科一位干事是我的朋友,他不断将张科长要开杀戒的意图和动作泄露给我,使我能不失时机地采取应对措施以拖延杀戒日的临近。终于在这位“内奸”及时“泄密”帮助下,通过师后勤部政委赵正堂的斡旋,我从张科长高举的“屠刀”下溜之大吉。

滑稽的是,我没有受到处分,张科长反被师长“痛骂”一场。原因是,师长的电令为什么未能及时执行并在执行中走调变味。

狐狸逃了,猎人落得一身骚!

说实话,当时也还真是有些害怕。试想,对于一个已把生死置之度外、摩拳擦掌要上阵地的年轻人来说,此刻背上个大处分会是怎样的打击。如果那样,我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不计后果的举动。

后来想想,“狗科长”老张也实在冤枉。如果不是炮团那位领导信口汇报“在某招待所捡到文件包”的重大泄密事件,也不会让这位恪尽职守的保卫科长左右为难,甚至落下“情况不明,小题大做”的恶名。

我是个侥幸的人,侥幸逃脱了纪律惩罚,得以全身心投入到临战训练和后来走向战场。我是个侥幸的人,半年的生死经历,战友伤残的伤残,牺牲的牺牲,而我毫发未损走了回来,并且在战场上提升了职务,荣立了二等战功。

战后不久,我们这些国门“守门员”根据需要,纷纷脱下征衣,转业到地方走马上任。老张转业当上了正规的警界“狗科长”,我则转业到事业单位做起内保工作来。

与授警衔的“狗科长”们相比,我们这些内保人员戏称自己为“二狗子”。二狗子也罢,好赖有些看家护院的用处,与“狗科长”们这些“一狗子”密切协作,把持着一院一户的门窗,看守着一城一池的宁静。心想,在有生之年得落个“好狗”的名声。

俗话说,岁月如梭。转眼远离这件事已经快三十年了,当年的毛头小伙,如今都已两鬓秋霜。陈年旧事的提及,并未在我的心湖激起波澜,倒是让人生出些许对故人的念叨来。不知“狗科长”老张兄如今过的可好。

“狗科长”老兄,今天写下这些文字是想对你说,和你一起在老山脚下那个曼棍洞中度日月的小老弟不仅不恨你,而且还有些想你了,真的!

 

                                                                             2013年4月17日于洛阳

  评论这张
 
阅读(991)|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