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斯人如水的博客

敲起键盘,追忆那远去的感动;挥动翰墨,涂抹这瞬显的心画。

 
 
 

日志

 
 
关于我

名战书,字衍逸,斋名遇庵,号如水,遇庵主人。自撰句以注释:“心境如水淡,生事随遇安” 。“生事”者,世事、人事也。唐綦毋潜《春泛若耶溪》云“生事且弥漫,愿为持竿叟”。因了上网,在“如水”前加上“斯人”二字,就是大家看到的“斯人如水”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战友,你可安好(散文 已发表)  

2012-03-13 11:12:2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文于2012年5月22日以《战友》为标题发《洛阳晚报》三彩风、2013.3.15《河南科技大学报》洛神文艺副刊 

【原创】战友,你可安好 - 斯人如水 - 斯人如水的博客

 

战友,你可安好

如水

 写下这些文字源于一个半夜的电话。

那天午夜,突然接到南疆边防部队教导员杨猛的电话,他说,他和几个参战老兵在喝酒,喝得掉眼泪,忽然就想到我,给我打个电话,叫我不要忘了他这个战友兄弟。

杨猛服着现役,驻防在战事贯穿于上世纪整个八十年代的老山前线,直到今天,那片红土地依然被数十万老兵所牵挂,每年都有大量参战老兵回访老山,不少老兵在回访老山中与杨猛成了忘年交,我算其一。

放下杨猛电话,被“战友”这东西折磨的彻夜未眠。

战友是什么?“相见亦无事,不来忽忆君”。战友是那忽然忆起的人?

去年夏天一个午夜,我睡的正香,被省城那位厅长的来电惊醒。他来我这座城市检查工作,晚上与市里的头们喝了酒,喝多了,兴奋,夜半想到我这个战友,就对着手机把喝酒前无处诉说的满腹牢骚和为官的委屈与无奈说给我听,说到动情处,声音竟有些异样。我不插话,静静地听着,一直听了四十多分钟。我说,手机没电了。他说那好吧!其实是我的胳膊“没电”了,我受不了躺在床上举着手机的姿势。

他说,那些话只跟我这个战友说,连老婆也不说。我在电话这端不由自主地频频点着头。他看不见我点头,我点给我自己。我很感动,在这漆黑的午夜,我的心是对战友敞开的窗。

我劝他少喝点酒,他说没办法,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战友相聚,远离江湖,喝酒反而更厉害。不是“没办法”,而是自己要喝,劝不住。

记得有次战友聚会,一位偏瘫的战友,在妻子搀扶下租车赶七八十公里路到场。席间,这位本不该喝酒的战友喝的很多,劝也劝不住。他汪着泪眼说,别的时候不喝酒,今天与咱这些战场幸存的战友们聚一起,我一定要喝,喝死去球。

几分豪放,几分悲壮。让人想起作战出发时喝酒壮行的滋味,那副视死如归的样。

还有一次战友聚餐,把陈酿喝成了苦涩,喝成了血腥的凝重。

一个我不认识的老兵,患肝癌,他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便向医生提出要求,让医生给他安排一次聚餐,他要与战友们最后喝次酒。医生是我们部队的子弟,我被叫去作陪。老兵让他侄子站在身侧替他喝,他举着酒杯说,此生有幸当过兵,有战友这样的兄弟。说了一大堆感谢战友满足他最后愿望的话后就因体力不支回病房输水去了。

几天后,老兵走了。在他人生尽头处喝的那次酒,让我想起了“最后的晚餐”。没有犹大,我们全都朝着他的方向,举着酒杯,分明听见他说,喝吧,这杯里流着我的血,喝了它,为的是念着战友!

这世间,许多简单的事,要与“战友”挂上,就变得沉郁、复杂。剪不断,理还乱。

老山前线时,我到硬骨头六连调研,在前沿与副指导员谢关友一起照了像,由于懈怠,照片还没有送给他,他却在一次战斗中牺牲了。这让我悔青了肠子,我把这件事写在参战日记里,写在后来的散文里。二十多年过去了,懊悔抹不去。那张照片不忍看,却一直珍藏着。

看我文章的战友向我讲谢楠的事,一个老山女兵。“战友”让她纠结,甚至改变了她的生活轨迹。

老山作战时,谢楠在野战医院当卫生员,天天与血肉模糊的伤员打交道。有个伤员截了四肢,只一个躯体搁在床上。心情不用说有多坏,怄气,不吃饭。谢楠喂他,他让谢楠唱歌,唱一句吃一口。谢楠就唱,边唱边喂,那伤员眼泪哗哗流,谢楠跑到墙角嚎啕大哭。

谢楠的同乡赵勇想买一个录音机,差十五块钱,就利用往医院送伤员机会向谢楠借。谢楠身上只有十五块钱,就留了五块自己用,借给赵勇十块。因为差五块钱,赵勇没有买成录音机。又去了前线,而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赵勇牺牲后,谢楠看到五块钱就难受,有一种痛。五块钱把一个牺牲的战友和谢楠永远的系在了一起。

又有战友牺牲了,谢楠跑到麻栗坡烈士陵园为战友送行,那时战事吃紧,烈士不断送来,新来的烈士还没有标上名字,谢楠找不到战友,悲愤的举起冲锋枪,对着天,哒哒哒……

听到这里,我心头一热:好一个谢楠,你该叫“血男”呀,一个豪情万丈的血性男儿。

可是,谢楠的豪情被冠以“违纪”并让她丢了战功,脱了军衣。

脱了军衣的谢楠上了大学,在北京中关村办了自己的公司,生意做到国外。

然而,闲暇时的谢楠总被“战友”牵挂着,煎熬着。下雨时她会想到那个没有四肢的伤员:伤口疼不疼,谁照顾他,成家没有……夜里老做梦,梦见赵勇浑身的泥水,满脑袋都是血。

谢楠心里痛,她要去看战友,去了却一个心愿。

于是,在离开战场19年后的一个午夜谢楠来到了曾发誓不会再来的麻栗坡,只身走进了烈士陵园。在那安睡着957个英灵的山坡上,谢楠借助打火机的亮光找到了赵勇,为这个同乡烧了一张五元钱。

这一年,谢楠从中关村辞职,举家迁到了昆明,只为着离战友近些。此后,年年都去烈士陵园看望、祭扫。她说她也找不到此举的缘由,只感觉有某种召唤似的。

那召唤是什么?当然是“战友”!想起一首歌:战友是两双紧握的手,战友是一杯浓浓的酒,战友是一口大锅舀出的兄弟情,战友是一身军装打扮的亲骨肉,危难时才显情深义厚,分手时才觉得最难分手。

如今,谢楠在昆明开了一家叫“老兵之家”的茶社,很多回访老山的老兵,都会到茶社坐一坐,聊一聊。老兵们要到麻栗坡烈士陵园看战友,谢楠总陪着。

……

听完谢楠的故事,一缕淡淡的牵挂与思念从心底慢慢溢出,沉郁、悠长。

 

                                                                                        2012年3月13日于洛阳

  评论这张
 
阅读(783)|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