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斯人如水的博客

敲起键盘,追忆那远去的感动;挥动翰墨,涂抹这瞬显的心画。

 
 
 

日志

 
 
关于我

名战书,字衍逸,斋名遇庵,号如水,遇庵主人。自撰句以注释:“心境如水淡,生事随遇安” 。“生事”者,世事、人事也。唐綦毋潜《春泛若耶溪》云“生事且弥漫,愿为持竿叟”。因了上网,在“如水”前加上“斯人”二字,就是大家看到的“斯人如水”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上坟随想(散文)  

2011-03-30 14:39:0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上坟随想(散文) - 斯人如水 - 斯人如水的博客

 
 

 上坟随想

如水

  

在人们过着的平淡日子里,惊蛰至清明这段时间都有上坟的日程。

上坟已经成了亲人团聚的理由,也是家族凝聚的方式;往大处说,上坟是传承孝道文明的一缕纽带。

农历二月初,我也被这缕纽带牵着,踏上老家那个黄土岭。

将母亲那塌陷了的坟冢封隆起来,压上白纸,挂些纸条,摆上清供,燃上一捆香,烧些冥币,真诚地磕头起来,再放一挂鞭。应记了好几天的事情,就这样简单地做完了。

坟头上,两棵刚刚栽上的翠柏在不乏凉意的春风里轻轻摇曳着,树枝上挂着的白纸条随风抖动,不时发出细微的哗哗声响。

母亲去世还不足一年,是座新坟。然而,跪在母亲坟头,没有要哭的感觉。心头滴血的滋味分明已经淡然。我怀疑自己对母亲孝心的真诚,深深自责。

母亲安睡的那片黄土岭是公认的好坟地。坟冢连片,人系八方。抬眼望去,只见上坟人如同赶庙会似的云集而至。有的认识,有的不认识。有邻村的,有邻县的。有常年守着家的,也有在外谋职谋业的。此刻,在这春暖乍寒的日子里,无论他们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却都带着沉甸甸的供品,扶老携幼、风尘仆仆云集到这些掩埋着先人遗骨的黄土岭上,恭敬地为先人封墓烧纸,向先人磕头作揖。在一处处坟茔前,长者向后辈一一指点先人的墓位以及述说先人的功德事迹。一时间,黄土岭上人迹杂沓,烟雾缭绕,素纸纷然。明人高启“风雨梨花寒食过,几家坟上子孙来?”的感慨似乎有些过时了。

也许,世事安然,上坟的子孙便多了吧。

有些大家族,上坟的人很多。长辈在虔恭地做着各种祭扫准备,而年幼的顽童则借机在墓冢间穿梭打闹,全不顾长辈嗔怪的眼神与呵斥。在被大人强按下磕头时,心里还揣着不解与些许的不悦。待到放了鞭炮,这些年幼的顽童就在坟头上分食那些好吃的供品。

这些情景,和着我的心绪,被那哗哗作响的白纸条抖得五味陈杂,不知所属。忽然想起七百多年前那个游荡江湖,布衣终身,有“江湖游士”之称的余姚人高翥来。

那年清明,高翥携家人上坟祭扫。目之所及,大概与今天我们所见无疑,回到家中,情不自禁,慨然写下了“南北山头多墓田,清明祭扫各纷然。纸灰飞作白蝴蝶,泪血染成红杜鹃。日落狐狸眠冢上,夜归儿女笑灯前。人生有酒须当醉,一滴何曾到九泉!”的句子。高翥的慨然,依然令我们无法回避,今天读来,还有些脊背发凉。

在熙攘的上坟人群中,有一位白发满头的老者让人颇多议论。几乎到了不齿的程度。言传,年轻时的他对年迈多病的父亲不管不问,甚至恶言相加。在他父亲病死下葬那天,他竟然照例上山打柴,没有送父亲出殡。如今,步入年迈的他年年上坟,恭敬地祭扫亡父。邻居大爷看了说:“死后坟头哭百场,不如活着给块糖”。

这样的故事决非仅此一个,所以,听者深以为然。

我在想,是这些被指为不孝之子们在他们自己步入长辈之后开始幡然醒悟了呢,还是另有它因?如果是前者,靠着年龄的增长,辈分的更替,用大半辈子时日去体味世态炎凉,自省孝悌亲善,虽也不失为善,可代价毕竟太大。如果另有原因,那该是什么?是什么力量能驱使一个不孝之子的内心转轨呢?在与年长者的闲聊中,我似乎找到了另外的原因:在乡下,人们很看重父辈墓地的选择和已逝先人墓地的看护,其中,年年按时上坟最为要紧。上坟的行为被一个重要的世俗观念支配着:祖坟“荫孙不荫子”。就是说,祖辈的坟地位置以及后辈对先人坟墓的守护,对孙子辈起着很大的荫庇作用。这样,答案就来了。当一个人对自己的父母毫无孝心,而又对子女无私地百般呵护时,就会在他父母死后的荒土堆前变得那样虔诚和孝敬。可细想来,这种对子女的无私和对已故父母的孝敬又是多么的丑陋与可憎。我甚至认为,在“荫孙不荫子”的世俗观念下所表现出的孝敬,简直是对传统孝道文化的亵渎,也是对他曾经嫌弃或虐待过的父母的绑架。

人们在孝悌亲善文化中所表现出的大爱与大恶就这样无奈与滑稽地纠结在一起,让人分不清,说不明。

黄土岭侧的偏僻处有两座花圈尚且完好的新坟,坟冢上插着十字架,逝者该是基督信徒。我诧异坟墓位置的选择很随便,经打听,是两个死于非命的年轻媳妇,因为死的年轻,魂为厉鬼,便不许入老坟,临时寄埋那里。信奉基督者吟着颂歌把她们的灵魂送入天堂,而信奉鬼怪的族人,却让她们沦为孤魂野鬼。

悲剧发生在正月初九,一男三女,四个忠实于上帝的基督信徒,自驾农用三轮车到百里之遥的大山深处传教。途中,车跌深谷,男的浑身多处粉碎性骨折,三个年轻媳妇毙命。


  打开厚厚的《圣经》,你会看到关于人一生下来在上帝面前就是罪人的“原罪说”,信徒们坚信,死后灵魂想升入“天堂”,就要信奉基督,终生向上帝赎罪。

这一男三女辛辛苦苦的赶那么远的路,去弘扬主的大爱,让更多的人信奉主,已经证明了他们都是忠实的基督信徒。他们希望能得到基督的救赎,希望死后的灵魂能升入天堂。可我弄不明白的是:这些虔诚的赎罪,积极的弘法,苦苦寻求灵魂天堂的忠实信徒,主却过早地把她们带走了,难道主不希望她们这样为它卖力气吗?如果是主太喜欢这些忠实的信徒,早早就把她们带入天堂享福去了,那么,对于刚刚踏上信奉基督之路的信众来说,会不会远望着天堂门口的主而怯步不前呢?

万能的主啊,你到底在想什么?

上坟归来,路过死去的年轻媳妇家门口时,看到春节贴上去的对联依然鲜红,门楣上“以马内利(希伯来文:上帝与我们同在)”四个大字赫然在目。

据说信奉基督的人是不上坟的,明年的二月或许看不到她们的后代来上坟。那就相信她们追寻的结果吧,愿天堂里的人很开心,愿上帝与她们同在。
 
                                                                                                                          2011年3月30日于洛阳

  评论这张
 
阅读(56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