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斯人如水的博客

敲起键盘,追忆那远去的感动;挥动翰墨,涂抹这瞬显的心画。

 
 
 

日志

 
 
关于我

名战书,字衍逸,斋名遇庵,号如水,遇庵主人。自撰句以注释:“心境如水淡,生事随遇安” 。“生事”者,世事、人事也。唐綦毋潜《春泛若耶溪》云“生事且弥漫,愿为持竿叟”。因了上网,在“如水”前加上“斯人”二字,就是大家看到的“斯人如水”了。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原创]月夜琴湖(散文 已发表)  

2011-01-25 17:02:1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文于2011年2月28日在《河南科技大学报》洛神文艺副刊刊发

 

那是隆冬里的一个满月夜。

看书累了,便穿了厚厚的棉衣出门,在居所附近的琴湖边溜达。

琴湖不大,也不算小。区域面积越百亩。由二孔玉带桥、一孔拱桥和玲珑的小山将湖水分为曲曲折折的三处。处处相隔又处处相连。北侧是由连廊连起来的一组教学楼,彩色的广场砖从楼裙直铺到湖边上。拦边是一溜的垂柳,每当旭日初照,便能看到摇头晃脑的学子不知背诵着什么文章踱步在垂柳间。

月下湖边上,没有背诵的人,只有我。天上没有云,也没有雾,清虚的苍穹显得那样通透。月亮出奇的大,出奇的圆,也出奇的亮。水银样的月光如同流水样泻下来,打在柳梢,碎了,不规则地洒落一地,在地上印成一幅幅抽象画。我便踏着这满地碎银在垂柳间悄无声息地走着,把我的影子叠加在那一幅幅的抽象画上,画面更显得夸张和怪异。

湖的南面是起伏绵延的草地公园。形态各异、大小错落的巨石块或卧在草坪上,或堆在湖岸边。无论衬以草,还是衬以水,刚柔相济,动静相显、很是相宜。只是旖旎茂盛的青草已经干枯,踩上去似也不用心疼,所以便更觉的软绵。

草地里稀疏点缀着紫荆、合欢、木槿、红枫等观赏花木。从春到秋,总有姹紫嫣红的花或叶在草地上方闹着。这会儿,它们都已失尽往日的风华,只剩下清冷、稀疏的枝条留在明朗的月辉里。让人想起“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句子。走近时,暗香仍不曾闻得到,疏影横斜的枝条却愈显桀骜,还有些俏丽。

草地再外侧是两行悬铃木。仰望清虚夜空,可见繁叶落尽,串串悬铃高挂枝头,偌大的喜鹊窝点缀其间,安详而静穆。我想,如果有微风掠过,那串串悬铃一定会叮当作响吧。

湖的南侧岸边有一处边缘侵入湖面的椭圆形亲水平台,叫音乐台。大小可容几十人同时在台上跳舞。我以为这是琴湖设计最用心的地方之一。不知湖边上的学子是否在此台上举办过音乐晚会或月光舞会,如果举办过,那一定是只此一处的绝妙晚会。试想,在一个暮春的向晚,沐着霞光,映着湖水,在这个音乐台上跳跳舞,唱唱歌那是何等的潇散与畅快。子曰:“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不知音乐台的设计者是否因为读了孔老夫子的这个句子想到要做这个亲水舞台的。再试想,在这个满月朗照的时刻,婷婷女子,一袭缟素,端坐台上,拉一曲二泉映月或是梁祝那是何等况味。你不必走近此台,只需过到湖对岸,趺坐垂柳之下,微闭双目,不关乎隔湖音乐台上人影绰约,只静听那飘渺的琴声贴着湖面轻轻飘荡过来,让你不知身处何方,甚至不知自己是谁,何虑之有,何愁不消呢!

湖里没有水生植物,看不到田田的荷叶,也没有随风曼舞的水草。白天在湖中游戏的野鸭和苍鹭不知飞到哪里去了,就连那唯一的用于湖面保洁的小船,此刻也躲在玉带桥的桥孔里安然酣睡去了。不过,你不要以为琴湖就是寂寞的了。站在玉带桥上,看垂柳衬着教学楼里的灯光倒映在琴湖里,本来纹丝不动的垂柳一旦跌进琴湖,便随着慢慢流动的湖水,舞起婀娜的身姿,推动湖面波光粼粼。就连那高挂在天上,摆着一副冷峻面孔的月亮,也被琴湖拉下水来,并用蠕动的微波推散了月的冷峻,推揉成一副长长的浅浅的笑脸。

我迎着月亮那浅浅的笑脸,走过玉带桥,登上湖心小假山。走过玉带桥时,不禁想到:这样的桥,这样的湖,这样的夜,这样的船,应该是有故事在这里发生的,就像白娘子与许仙之于西湖,之于断桥,之于西湖中的小船。我把脚步放得很轻很轻,唯恐惊吓了桥下那只酣睡的小船。甚至傻想,今夜之琴湖,我可见到白娘子与许仙吗?

这样漫无边际的想着,走着。当我快要走到音乐台东侧时,湖岸边一长发飘逸的女子朝我跑过来,边跑边喊:老师,请不要走过来,他还没有穿衣服呢。我往远处看看,隐约可见她说的“他”刚从湖水中上岸,只穿了一个小裤衩。我问,掉湖里了吗,那女孩先说“是”,又说“不是”,最后说,“是手机掉湖里了”。“捞上来了吗?”“捞上来了!”

我立即折回头,朝音乐台西边走去。竟忘了问她是谁的手机掉到湖里了。

是谁的手机掉到湖里了呢?答案应该是清楚的。肯定是那长发飘逸的女孩的手机掉到湖里了。一般来说,如果是男孩的手机掉到湖里了,男孩会很大度的说:不要了,又不是什么好手机,再说,捞上来也修不好了。女孩的手机掉到湖里可就不一样了:在这天寒地冻的夜晚,在朗朗月光下,于那男孩真是天赐良机,即便湖水冷得透骨,也会毫不犹豫地一头扎进湖里,将所爱的人的物品打捞上来,那怕捞上来也不能再用了。

想到此,我为琴湖月夜发生的这个故事所感动。有了这样一个美丽的故事,琴湖便有了吟咏的话题,琴湖便不再那么单薄。除了柳荫、合欢树、紫荆花,琴湖还有长发飘逸的恬美与寒冷透骨中的炙热、勇敢与真诚。这便叫人想起法国作家魏尔伦的《皓月》来:“皓月闪烁在树林,枝干上 树叶下 发出一种声音 啊,心上的人。池塘像深邃的明镜,倒映着黑色的柳影,风在柳梢啜泣嘤嘤……梦幻吧,是时候了。辽阔,温馨的宁静,似乎走下 星光闪烁的苍穹,这正是美满的时刻。”

那一刻,月夜琴湖,正是美满的时刻。我加快脚步离开了琴湖,我怕搅扰了这美满的时刻。

 

                                                                                                            2011年1月25日于洛阳

  评论这张
 
阅读(36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