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斯人如水的博客

敲起键盘,追忆那远去的感动;挥动翰墨,涂抹这瞬显的心画。

 
 
 

日志

 
 
关于我

名战书,字衍逸,斋名遇庵,号如水,遇庵主人。自撰句以注释:“心境如水淡,生事随遇安” 。“生事”者,世事、人事也。唐綦毋潜《春泛若耶溪》云“生事且弥漫,愿为持竿叟”。因了上网,在“如水”前加上“斯人”二字,就是大家看到的“斯人如水”了。

网易考拉推荐

[推荐]阎连科给我的《救军粮——我的参战日记》写的序  

2010-09-13 09:04:21|  分类: 浴血南疆的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篇文章是著名军旅作家阎连科先生为我的《救军粮——我的参战日记》写的序言,现发在这里供大家一起欣赏并感受大作家对那场战争的感受与思考。

 

 

记忆的路标(代序)

阎连科

    

这年月日记已经很少了。

    读到同乡战友如水先生的《救军粮——我的参战日记》时,油然而生的怀旧和不可遏制的记忆,由涓涓而至,到成潭为湖,甚至漫溢出来,让人退回浸没在过往的岁月。

1979年2月开打的那场“中越边疆自卫反击战”,已经在过往中从文字里消失,在记忆里消褪。30年前的事情,参与者恍若隔世,而今天的孩子,听说那时的战争、生命与血骨之灾,都宛若一种虚构。历史距历史很远,但距离虚构和传说很近时,不免让人有一种悲凉和后脊柱发冷的感觉。健忘不是某一个人、某一群人的通病,而是我们这个社会和时代不愿去正视的恶瘤。为什么健忘、谁让我们健忘?这些疑问,说起来如同追问树木你为什么要在风中死去一样,树不作答,而旁听者会以为问树者是个白痴。

但是,发生过的终归是一种发生,留在记忆中的除了沉默,还有在沉默中坚忍不拔的记忆之生命的存活。《救军粮——我的参战日记》就是这种在记忆中因沉默而获得呼吸的文字的生命,它记述了作者1984年7月至1985年6月那一年间到越南边境作战的亲历亲阅,所见所闻。那一场战争,始于1979年2月,末于80年代中期,如水参与的时段,正是战争结束的前夕。《救军粮》是他在前线寂静的空隙,匆匆写下的日记文字,当时他决然不会想到30年后,它会如旧年的“老照片”样弥足珍贵,成为人们恢复记忆的源头和开始。动员、参战、告别、恐惧、担忧以及真正进入战争之中的坦然与无畏,这些都在《救军粮》这部既是日记、又是一部最为原始真实的战争纪实文学的作品中有着记录和描述。作者是当年某师后勤部的战勤参谋,他从“后勤”的视觉透视那场战争的前沿,恰恰给人一种别样的纵深和另外的真实。他写的是“那一年”,给人的感受却是全部。日记中既有对红果植物“救军粮”的诗意描述,也有军人对日常茶饭的朝暮思念,更有对战友流血牺牲的感念和敬重。一部书中没有所谓的“要旨”、“要人”、“要事”,但却是这些片段和片段的连接,构成了“人”、“战争”和“生命”的一个整体。

《救军粮——我的参战日记》,不会像一部长篇战争小说那样引人和可能的热闹,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它的价值将会愈发的显现和突出,就像我们在路途中迷失时渴求路标一样,它是我们民族在历史中失去记忆后而又要打捞过去时——关于人和历史记忆的延伸和路标。

 

2009年12月5日于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594)|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