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斯人如水的博客

敲起键盘,追忆那远去的感动;挥动翰墨,涂抹这瞬显的心画。

 
 
 

日志

 
 
关于我

名战书,字衍逸,斋名遇庵,号如水,遇庵主人。自撰句以注释:“心境如水淡,生事随遇安” 。“生事”者,世事、人事也。唐綦毋潜《春泛若耶溪》云“生事且弥漫,愿为持竿叟”。因了上网,在“如水”前加上“斯人”二字,就是大家看到的“斯人如水”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母亲,请您宽恕(随笔)  

2010-06-11 23:45:5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亲,请您宽恕

如水

过两天是母亲“五七”的祭日。按照习惯,在祭日前一天的下午要到母亲坟头上去烧纸。心里就想,这次烧纸要多烧些,借以讨得母亲的一些宽恕。

这些话憋在肚子里有些时候了,因为难以承受这些话题之痛,虽然心里憋得慌却又不敢去触碰它。随着母亲离去的时日慢慢地增加,失去母亲已经成为必须接受的现实。然而,母亲治病过程中我所做的一切,依然不知对错。借了母亲“五七”的祭日,把这些话说给母亲听,如果母亲地下有知,或许能够宽恕我。

母亲是去年8月份被查出来患不治之症的。由于母亲年岁大,体质也不太好,不宜再做大的手术。为了稳定母亲的情绪,没有跟母亲说明病情,既没有做外科手术,也没有做化疗或者放疗,只是用传统中药实施对症治疗。母亲对儿子编造的谎言百分之二百的相信,任我们姊妹几个给她做着虚假的解释和吃着我们给她的各种其实没有多大用处的“安慰剂”。

后来,母亲的病情在一天天加重,食量减少,走动困难,甚至不能下床时,母亲开始不满意医生的治疗水平,常常对医生半开玩笑样责怪他们的无能。我们只好私下向医生解释,希望医生能谅解。

母亲还时常向我们举例说,某某得了某某病,找了多少多少的医生都没有看好,结果找了某某医生,几副中药就治好了。我们知道,母亲这样旁敲侧击是希望我们给她转到别的医院去,能换换医生给她看看。母亲嘴里没有说出来,但我们体会得到,她在责怪我们:我们姊妹五个,全都有工作,个个条件都不错,我还在洛阳工作,平时那些亲戚朋友,多少有点头疼脑热的,都托我在洛阳给人家看病,可是轮到母亲了,竟一次也没有到洛阳会诊过。

其实,她哪里知道,当在县医院有了初步检查结果时,我拿了X光片子在洛阳找了数名专家会诊,几乎没有任何的争议,结论是肿瘤晚期。我们不敢如实说出来呀!

有时候,母亲几乎以乞求的目光望着我,问她的病到底是什么病。我无言以对,甚至装着没有听到她的话,不予回答。有时候则立即改变话题绕到别处。母亲见我闪烁其词,也就作罢。直到撒手人寰,母亲一直被我们蒙在鼓里。大概,她一直以为她的病是被她的子女们耽搁了。她或许很痛心,弄不明白一群平时很是孝顺的子女为什么会在她生病后是如此的冷漠与狠心。

直到今天,我依然不知道该不该对母亲隐瞒她的病情。

母亲在医院里整整住了六个月,直到去世。期间过春节,母亲很想出院回家住几天,父亲也有这个意思。但是那些天母亲病情很不稳定,液体支持不敢中断,我们以家里没有暖气和回家输液不安全为由硬是没有满足母亲回家住几天的愿望。

除夕上午,寒冷的雨加雪悠闲的下着,我在大街上徘徊良久,心想,该给母亲病房里营造点过年的气氛。我看上了一挂中国结,富贵不断的图案中间镶嵌了一个“福”字,造型别致且十分典雅,我想把它挂在母亲的床头。转而又想,母亲看到这个中国结未必会高兴的。母亲认识字,看到这个“福”字,也许会更难受:难道连过年都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是福吗?想到这些,只好跑到花店里买了马蹄莲、长寿花、吊兰等数盆草花,拉到病区里摆放在护士站和医生办公室,给过节的病区增添了一抹绿色。但终没敢给母亲病床前增加任何摆设。

回家过年是母亲去世前唯一的简单愿望,不让母亲回家过年成为我心中抚慰不平的凄楚划痕。

母亲最后还是慢慢走向各脏器功能衰竭的地步。科室主任把我叫去谈话,中心议题是母亲生命危重时要不要抢救。我几乎是没有犹豫就回答了主任的问话:“损伤性的抢救不做”。

母亲在最后的几天里,多处骨头疼的无法忍受,需要靠止疼药物来排解;药物的副作用以及病变使她不停地吐血水;浑身水肿,静脉血管很难找到,有时一连换上二、三个护士,连扎五、六针竟也挂不上液体。烦躁、疼痛、水肿、呕吐、导尿等痛苦严重折磨着她。看着这样的状况,我几乎罪恶地想:妈还不如早点咽下这口气呢。我曾在我的博客“心情随笔”里这样写道:“母亲的病越来越重,几无挽救余地。我开始有些逃避见母亲,我竟然感觉能够接受她即将离我们而去的现实,却不忍心去看她痛苦的煎熬过程。”我的确在想,只要母亲活一天,就要受罪一天。我们所做的一切,无论是治疗还是抢救,正在以百倍的努力去延长母亲的痛苦与煎熬。所以,就在母亲处于浅昏迷的第二天,我便要求停止了母亲的输液,并在医生的医嘱页上狠心地签下了“拒绝抢救”四个字。此刻,母亲身上除了导尿管、氧气管和多功能监护仪外没有其他救治设施。

我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狠心的儿子。

那天,母亲走的很安静。已经昏迷一天多的母亲,早上七点钟时呼吸开始急促起来。值班医生与护士都来到母亲病床前,看着母亲的呼吸由急促转入缓慢,继而越来越慢,越来越弱。医生站在床边,看着就要咽气的母亲,下意识的伸手想做点什么,被我以手势制止。七时零七分母亲呼吸停止,但是,多功能监护仪上的心电图波线还在起伏,我们就移目监护仪,直到心电图波线拉平,我说:把仪器撤了吧!

看看表,时间是五月十二日七时十七分。

那天是护士节,在医院做护士的妹妹撕心裂肺地抓着母亲的手,她以特有的方式度过她的节日。

我却不知道我做了什么!我用手势制止了医生伸出的试图挽留母亲的手。

 

                                                                                                                   2010年6月11日23时20分于洛阳

  评论这张
 
阅读(354)|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