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斯人如水的博客

敲起键盘,追忆那远去的感动;挥动翰墨,涂抹这瞬显的心画。

 
 
 

日志

 
 
关于我

名战书,字衍逸,斋名遇庵,号如水,遇庵主人。自撰句以注释:“心境如水淡,生事随遇安” 。“生事”者,世事、人事也。唐綦毋潜《春泛若耶溪》云“生事且弥漫,愿为持竿叟”。因了上网,在“如水”前加上“斯人”二字,就是大家看到的“斯人如水”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刘 爷(小小说.获奖作品)  

2009-02-18 08:44:29|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文获得2009年“华夏情”全国诗文书画大赛一等奖      

此文入选《2011楚天文学全国精品文萃·小小说》卷。

[原创]刘  爷(小小说) - 斯人如水 - 斯人如水的博客

 

 

刘  爷

◆如水

(1632字)

 

 村民组长保娃咋也想不到刘爷去菜地拽把菜,就会跌一跤。哪也没摔坏,可就再没起过床,这几天一气两气的,看着吓人。更想不到刘爷的孙子根娃会出事,偏偏和刘爷的病搅到一块来。

 保娃用兰布兜兜掂着根娃的骨灰,回村的脚步迈得很沉。他一直思忖着这事咋跟刘爷说。

 刘爷是上世纪三年自然灾害时举家逃荒来到王家湾的,说是举家,也就他娘俩。王家湾人的宽厚停止了他娘俩乞讨的脚步。

 那时的王家湾很让邻村羡慕。虽然王家湾人也穿破腚露肘的坑青布,男人们也拣干桐树叶揉碎了卷烟吸。可靠了伊河边那几十亩水浇地,全村老少百十口的肚子是可以填饱的。

 收麦的黄昏,刘爷就随着村里老少爷们在伊河里扑腾,洗掉打麦扬场的疲劳。然后躺在河边晒麦子的芦席上看月亮、数星星,听村里的能人说瞎话(讲故事)、拉胡琴。秋天,又把切好的红薯片摊满河滩石头垅,白茫茫的,那是一冬一春的口粮。

 经人说合,快四十的刘爷把邻村一个憨闺女娶家当媳妇。人虽憨但没啥毛病,憨闺女第二年就给刘爷生了个胖儿子来旺,刘爷娘到村后白草疙瘩坡的山神庙烧了好几次香。王家湾人说他们的好日子全靠那山神爷照看着。

 后来,山神庙塌了。那天死了好几个人,其中有刘爷的儿子来旺。

 谁也说不清是哪一天,是谁第一个发现了山神庙下边那石头里有金子。王家湾成了金子湾。

 有能耐的人成了矿主,有钱的人就买矿石自己澄金,没钱有力气的进洞打眼放炮采石头。一时间,村里村外堆满了矿石,几十个一次可装30吨矿石的澄金池子在那水浇地边一字摆开。经过粉碎的矿石,在氰化物与石灰混合的水中,咕嘟咕嘟地冒着泡。几架矿石碾子在村边没明没夜的骨碌碌转,碾成矿石粉后再用汞提金。私收黄金的人不时地从王家湾进进出出,王家湾热闹了。

 刘爷家没钱买矿石,儿子来旺就进洞打眼放炮,挣力气钱。

 一场秋雨刚过,稍微安静了几天的王家湾又喧闹起来。山洞里再次传出沉闷的炮声。只是这喧闹忽然间异常起来,滑坡了。山神庙及其所依托的那块坡面向下滑动二十米后严严实实地盖住了矿洞口。人们用了快一天的时间才把洞口扒露出来。来旺第一个被抬出来,但人已没了。村里人相信,拍死人的矿是富矿,越打得深,矿线就越宽。开矿的积极性随着滑坡事件的发生更加高涨起来。

刘爷家得到二万元的补偿,享受随时买矿石的待遇。刘爷忍着心里的疼,在自家院子里装了澄金池子,看着一声不语只顾干活的儿媳,刘爷几次把上唇都咬破了。只有抱着不满周岁的孙子根娃,心里才得到些许慰藉。

 造物弄人,刘爷不得不接受的事实是,曾经的悲剧变着方式在他身上重演。当有人用六万元假钱从儿媳妇手中把二年来澄的金子全部骗走时,儿媳妇便一头扑进自家的澄金池子里。刘爷抱着三岁的孙子根娃,老泪纵横。他想起了儿子来旺,想起了二十几年前的来旺。那年老娘入土了,憨媳妇走丢了,三岁的来旺天天躺在刘爷怀里看着刘爷双泪长流。

 保娃一路想着刘爷的坎坷,不由想到手里掂着的根娃。他是看着根娃如何绕着刘爷的膝长大的。

 根娃勉强上了初中,就完全操持了爷孙俩的日子。二十岁时也没登记就结了婚,八十来岁的刘爷脸上常常挂了笑。笑时,脸上的皱就愈加的深。有二、三年光景,刘爷的笑少了许多,小两口常常闹腾,因为老不见孙媳妇的肚子鼓起来。

看过医生,孙媳妇走了,孙媳妇不想背黑锅。医生建议根娃到外地生活几年,加上适当的治疗,也许会好的。刘爷求了保娃,保娃作保把根娃送到国外在海上打鱼,据说一年可挣十来万块钱。

 晚饭后,保娃坐到刘爷床边。刘爷双眼微闭,蜡黄的脸在暗淡的日光灯下更显得凄凉。保娃拿出准备好的信念给刘爷听。刘爷不识字,根娃一直都是把写给刘爷的信先寄给保娃的。

 刘爷从枕边褥子下费力地摸索出一个塑料袋递给保娃说,“保,你伯我怕等不着根娃回来,我这还有俩,跟根娃这次捎的你都替他收拾着。跟根娃说,不用再给我捎了,花不着。叫他搁外边赶紧把毛病治治,才恁大一点就得这病,咋还说媳妇。”

 保娃把塑料袋和刘爷的手一起攥着,喉咙里只咕噜,终没出一个字,泪却吧嗒嗒滴在三只颤抖的手上。

 次日,一场葬礼很排场,刘爷爷孙俩一块走出了王家湾。

 

                                       2008.10.2洛阳

  评论这张
 
阅读(294)|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