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斯人如水的博客

敲起键盘,追忆那远去的感动;挥动翰墨,涂抹这瞬显的心画。

 
 
 

日志

 
 
关于我

名战书,字衍逸,斋名遇庵,号如水,遇庵主人。自撰句以注释:“心境如水淡,生事随遇安” 。“生事”者,世事、人事也。唐綦毋潜《春泛若耶溪》云“生事且弥漫,愿为持竿叟”。因了上网,在“如水”前加上“斯人”二字,就是大家看到的“斯人如水”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接 访(小小说)  

2009-02-18 08:27:03|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接 访

如水

(1694字)

 

因一手好字当上乡政府办公室秘书的呆子,还没有从林站办事员的角色调整过来,就遇上一件上访案,让他深感当秘书没有练书法轻松。

周四下午,乡政府法定接访日。一女的到乡办公室要求赔偿被狗咬伤的各种费用一千元。

她说她是到乡政府办事,在政府院里被狗咬伤的,政府要赔她。如果不赔,就到县里去,到法院去。说那话时底气十足,好象法官就站在她背后。

呆子见过这个女人。

上周五,大集。十里八村的人,都拢到乡政府这条街上,把这山乡拥挤的很繁荣。

手头暂无事做的呆子,隔窗看着街上的热闹。心里蓦然升起一丝俯视芸芸众生的感觉。

忽然,一女的匆匆进政府院,身后跟一条狗。要到楼门口时,似有察觉,那女的停步,回头。狗到跟前,对着那女的裤脚直嗅。女的抬腿踢了狗鼻子,那狗跳起,朝那女的大腿就是一口,撒腿跑了。那女的踉跄坐地。

事情是那样地突然和出人预料,呆子本能跑出楼,扶那女的起来。见血已顺裤腿流到脚面上,随即送她到乡卫生院。

第一次接访,感觉那女的好象有点道理。但不知道该安慰还是反驳,或许该解释点什么,一时语塞。

那女的突然冲着呆子喊:乖乖,认出来了。那天是你送俺上卫生院的,俺那死鬼(大概指她男人)一去,你走了。杀人杀死,救人救活,你好人作到底,帮俺赔了,俺记着你好处。

呆子喉咙堵死。

呆子向乡长作了汇报。乡长说,我知道了,就说我叫她先回去,过两天再说吧。

那女的走了,过了两天也没再来。

临年底,干部调整,乡长易人。新任乡长原是县卫生局副局长兼防疫站站长。班子成员在与乡政府院子比邻的“珍妮小厨”为新老乡长接风送行。

呆子在吃饭时又见到了那个女的,她是这家餐馆老板,除了呆子和新任乡长,其他人和珍妮都很熟悉。

呆子再接待那个女的时已是熟人了。珍妮拿了乡政府一年来在她酒店用餐的签单记录,很客气且略带卑微地请呆秘书带她找新来的乡长签字结帐。

帐结的基本顺利,只一笔没结。乡长说,下半年他就没有组织过全县的防疫检查。

呆子觉察到乡长脸上似隐若显的愠色,连忙边丢眼神边推珍妮离开乡长办公室。

签单笔记本上有这样一行未划掉的字:“接待县卫生防疫检查组餐费1000元”。后边是前任乡长的签名和时间。

“是那事不是?”签单的时间让呆子想起了什么。珍妮轻点了一下头,没有说话。呆子心里却咯噔一下。

又一个周四下午,呆子打发走两拨人,牛饮一大杯凉白开,低头迎见珍妮。

珍妮向呆子递交了要求赔偿的书面材料,三页纸,四项要求,五条理由。言辞口气虽没有第一次强人,但绝没有那天结帐时的客气与卑微。呆子眼里的珍妮又还原成那个女的。

那女的还让呆子看了一踏子复印件,说是如果在乡里解决不了,就把这些材料寄出去。

“你把那狗找到,那狗是政府养的?再说,乡政府大院没门卫,没保安,一到大集,连办公楼的厕所都堵了。听说那天你也是来楼里解手的。你说赔就赔?”呆子两个月秘书做下来,说话长进,脾气也有了点。

“我不管,在政府院里被咬,政府就得赔。书上说了,狂犬病能埋伏十几年,不光现在赔,十几年后犯病还得赔。不赔我去告乡长,你是证人。你看这伤口一指多长,你看看,你看看。”那女的虽说是乡下人,也做生意多年,见的世面不少,胆儿也被呆子激起来了。就这样边喊边往呆子办公桌前凑,呼啦一下把短裤以外几层全褪到膝盖处,露出了白皙的大腿板。

呆子第一次碰到这阵势,真呆了。他疾步奔出办公室,嘴里语无伦次:我知道,我知道,好了,好了。

领导意思,拿钱买稳定,一次性补助500元。

呆子让珍妮写收条领现金。珍妮思忖半天问,以后犯病咋办。呆子说,“再说”。“那找谁说?”珍妮又问,呆子还是那俩字。

“收到一次补助500元”。珍妮那字写得稀屎蹦豆,多远一个。呆子看了看说,添上“性”字,签上名字。

呆子开抽屉取钱。珍妮添字,签名。

电话响了,呆子边接电话边递钱给珍妮,同时把珍妮写的收条扔进抽屉锁了。

再一个周四上午下班时呆子接到珍妮电话,问以后犯病的补助现在能否商量一下。“你有完没完,你写的收据在我这里存着,咱是一次性解决了的”,呆子很生气。珍妮说那你先看看收据,下午见面再说吧。那头电话先撂了。

从抽屉取出收据,呆子看晕了。珍妮按呆子的要求,签了名,添了“性”字,还在“一次”俩字前添了个“第”字。

呆子瘫坐在椅子上,下午是法定接访日。

 

                                 2008年8月9日于洛阳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