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斯人如水的博客

敲起键盘,追忆那远去的感动;挥动翰墨,涂抹这瞬显的心画。

 
 
 

日志

 
 
关于我

名战书,字衍逸,斋名遇庵,号如水,遇庵主人。自撰句以注释:“心境如水淡,生事随遇安” 。“生事”者,世事、人事也。唐綦毋潜《春泛若耶溪》云“生事且弥漫,愿为持竿叟”。因了上网,在“如水”前加上“斯人”二字,就是大家看到的“斯人如水”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素心若雪(散文.已发表)  

2009-11-12 10:53:5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文发表在《书法报》2009.12.30第50期“兰亭”副刊

【原创】素心若雪 - 斯人如水 - 斯人如水的博客

 

素心若雪

◆如水

今年的雪来的可真早!

今天是立冬后的第四天,这才四天,入冬的第一场雪就赶着季纷纷扬扬遮盖了伊洛大地,真应了黄淮地区“立冬为冬日始”的说法。

昨天夜里,被我称之为下在冬日里的最末一场秋雨淅淅沥沥的忙了一宿,一副不忍让冬的样。及至今天中午,冬日却不忍了,忽然间雪片已是鹅毛般漫天飞舞了。

如此迅速的冬雪秋雨更替,使得人们脚底下咯吱咯吱地踏着那一会儿就可没踝的雪时,身上所裹却是依然摆动着深秋的余晖,再看那脖子与手腕已是明显的短了,只觉着衣领和袖子的长,这便就显着几分的仓促与不谐。

几个小时便铺就的如银素裹的苍茫,较之去岁等了整整一个酷冷干冬,一直等到今年的农历二月初一,总算赶在“龙抬头”的前一天才见到的仅能浸湿了地皮的那场雨夹雪,这一场雪该叫瑞雪了吧!

不知是不是雪的缘故,吃过午饭,有了想写字的感觉,便就调了一得阁香墨,裁了我以为上好的徽宣,还折了格,拉开了挥洒的架势。待到提笔落墨之时,却不知道写些什么,手僵在半空硬是放不下来。于是,翻开那些“烂笔头”的留痕,选了刘勰《文心雕龙》中那句“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出来。经过一番构图造像的意写,屏气凝神,飞凤走龙,翰抹胸竹。不料一连抹了三片,却是片片牙张爪舞的别扭。

一时好生郁闷!

小伫在书桌前,双手抚案,移目窗外,但见雪花飘飘、素素洁洁,清清静静的竟无一人。只那一地的洁白反照得四野空明,只那空中弥弥漫漫、潇潇洒洒的舞姿演绎着冬日午间的生动。

我不知道它为什么这时会在脑际突然闪现,但它的确是闪现了,“素心若雪”四个字似那窗外的舞者清凌凌地在我眼前摆动着。

它的闪现洞穿了我的杂念与浮躁,照见了我的肤浅和做作。我被它“羞辱”的脾柔气顺,水落潮平。于是,顺手将那三片不入眼的东西折了起来以备沾墨之用。

一边细细寻思着书写的内容,一边看着漫舞的雪花,忽然想起这雪如果下的再大些,再久些可怎么得了!还有两天,就是抱病在家的母亲八十二岁生日,我必须按时回去。

母亲是我的一面镜子。她把毕生的善良与爱悯都给了家人和邻里,在我心中,母亲根本就是那面集相夫教子、克勤克俭、帮困济贫等传统儒道美德的镜子,使我常常望而汗颜。

难道大雪要阻了我的行程?

就这样想着想着,便觉得这四个字岂止是洗我浮华,静我心绪的偈语,最应该是对母亲纯朴善洁美德的诠释。

这四个字该是提醒我写给母亲的吧!

再铺了宣纸,也不折格,饱蘸墨汁,“素心若雪”四个大字一气呵成。甚至连跋也没有认真思忖,想着写着,就这样一路大白话走了下来:“今冬第一场雪在立冬后四天即早早降下,冷气让人有些不防。再有三天就是母亲八十二周岁,望窗外瑞雪纷纷,感念有加,故书之。”

书毕观之,自己觉得很满意。一幅没有构思、没有设计、甚至没有思考题言跋语的作品就这样任性恣情地铺在了面前,并且偶得就我个人书写水准的“无意于佳而佳”的效果。

                                                                                               2009年11月11日夜于洛阳

 

【原创】素心若雪 - 斯人如水 - 斯人如水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74)|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